一场空中的芭蕾舞??体操男子团体决赛速写-中新网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10-06浏览次数:

  (本报见习记者 李洁 本报记者 王东) 【编辑:梁静】

  此前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体操男子吊环金牌的刘洋,在2012年曾获得全国体操冠军赛男子吊环冠军,2014年也在第45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吊环决赛中折桂,但今天他代表湖南队参赛取得的吊环成绩却没有那么突出。谈及原因,他表示从奥运会回来之后,需要隔离很长时间,训练时间和场地都受到影响,没有发挥出最佳水平。

  在决赛中,江苏队以338.960分的成绩成功夺冠,湖南队以0.399分的差距落后于江苏队,获得银牌,广东队以333.394分获得铜牌。

  江苏队的尤浩以6.500的难度分和8.800的完成分拿到了吊环的全场最高分15.300分。2014年,尤浩曾获得第45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吊环季军;2015年,尤浩在第46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中获得吊环银牌;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尤浩获得体操男子吊环银牌。

  体操男子团体赛包括自由体操、鞍马、吊环、跳马、双杠和单杠6个项目。比赛中,选手们腾空翻转,就像在上演一场空中的芭蕾舞。

  在鞍马项目中,刚刚从东京奥运会拿回奖牌的肖若腾代表北京队以6.300的难度分和8.700的完成分拿到了15.000分,以0.033分的微小分差落后于江苏队的翁浩。肖若腾在2005年第一次参加比赛时,就获得了李宁杯全国体操少儿锦标赛鞍马、双杠冠军。2015年全国体操锦标赛获得鞍马、单杠两枚金牌。2017年获得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全能冠军,这是继杨威之后中国选手时隔10年重夺体操世锦赛男子全能金牌。对于今天的表现,肖若腾表示还算满意,同时他也坦言:“在经历高强度的奥运会后,体能方面比较疲惫,因为伤病,状态还是有些下滑。”

  在赛后的混采区,江苏队尤浩表示:“这一届的湖南队实力特别强,给我们造成的压力特别大,虽然最后我们拿到了金牌,但还是要再努力一点。”同时,他向记者透露:“参加此次全运会之前,队友尹德行的膝盖受伤严重,在预赛中,他给各个项目都减了难度,今天决赛时他又把难度加上去了。对于他的坚持精神,我们是既佩服又心疼。”

  东京奥运会体操团体候补选手张博恒代表湖南队参赛,在跳马项目中表现亮眼。他以5.600的难度分和9.433的完成分拿到了全场最高分15.033分,成为跳马项目中全场唯一一位超过15分的选手。

  贵州队的邓书弟在自由体操项目中以6.200的难度分和8.500的完成分拿到了这个项目的全场最高分14.700分。在2019年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邓书弟就曾获得体操项目男子团体金牌和自由体操冠军。而早在2014年12月,邓书弟就已荣登世界冠军榜。

  关于全运会后的训练安排,他表示,赛后会对今天的比赛情况作一个总结,发现不足,根据自己的缺陷有针对性地训练,比如落地的站稳率、整体的能力、间歇性恢复能力等。

  尤浩在夺金后,远程为小女儿送上中秋祝福,并鼓励她:“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千万不要退缩,要想办法克服。”同时,他表示,这也是他想对全场观众尤其是小朋友说的话,希望大家都能迎难而上,勇攀高峰。

  在今天的比赛场内,从座无虚席的观众席就可以看出大家对于这场比赛的期待有多高。此起彼伏的加油声、呐喊声和鼓掌声让整个赛场的氛围十分热烈。值得一提的是,在体操男子团体决赛的现场,有很多儿童观赛,并不断用他们稚嫩的声音为选手们呐喊欢呼。

  参加决赛的每支队伍分别派出6名选手,比赛共分为六轮,每轮4个项目,每轮结束后,选手之间会轮换项目继续进行比赛。

  9月21日下午,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体操男子团体决赛在陕西省奥体中心体育馆举行。之前两日,体操男子各项资格赛角逐完毕,江苏队、湖南队和广东队暂列体操男子团体前三。

  湖南队的杨家兴是第二次参加全运会。“西安的比赛场馆我还挺喜欢的,在比赛中适应得也挺快。出发之前,我们就是奔着比过江苏队的目标前进的,因为江苏队很强,我们也很想挑战一下。”杨家兴说,“虽然最后以微弱分差未能拿到金牌,但今天在跳马、单杠和吊环三项发挥得还不错,也算没有留下太多遗憾。”

  湖南队体操教练陆斌表示,非常看好张博恒。对于湖南队的后备力量,他充满信心地说:“有张博恒一个人就够了,未来他将会成长为中国队的主力选手,下一届奥运会,他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正当年。”在体操男子团体赛中,张博恒参加了所有项目,除自由体操位列湖南队第二名外,其余5项成绩他都位列第一。

  在双杠项目上,尤浩同样以6.800的难度分和8.566的完成分拿到了全场最高分15,长期挤乳沟使乳房很受伤_39健康网_女性.366分。对于双杠项目,他表示:“双杠我还不是特别紧张,因为这是我擅长的项目,但单杠比赛的时候我的腿在抖。”相比于双杠项目,在单杠项目上,尤浩12.733分的成绩只能排在全场倒数第四位。